卫计委官员回应“北医三院产妇死亡”事件

原标题:医疗纠纷应依法依规处理

昨日,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参加小组审议。昨日,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参加小组审议。

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 毛群安

昨日,北京市人大代表、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就“全面二孩”、“网上登记”、“北医三院事件”等相关问题接受新京报专访。

关注急救体系建设和全面实施二孩

新京报:你准备提的建议是什么?

毛群安:我现在关心的是北京急救体系的建设。在“急救门”之前,我就曾到北京急救中心做过调研,正好北京人大也在做院前急救的立法。

新京报:你关注的是哪些具体事项?

毛群安:我关注的问题包括北京市级和区级在急救上的资金投入、人员队伍建设,以及救助资源的配置。目前急救人员工作压力大风险大,但薪酬待遇一般。因此人员流失比较严重,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还面临职业发展的问题。

此外,北京急救车的配备也有欠账,包括急救车里的标准配置等问题。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它们将会长远地影响北京急救体系的建设。

新京报:对二孩政策在北京的落地情况呢?

毛群安: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北京将迎来婴儿出生的高峰期。首先,我比较关心北京医疗服务能力是不是准备到位。再者,国家提出要改进计划生育的服务管理,不再实行审批,因此我比较关注如何做好管理与服务的结合,为每个家庭提供服务。

我国将推进建设孕产服务系统

新京报:目前我国生二孩不再需要审批,同时国家还提出“简化办理手续,全面推行网上办事”。但一些地方,如北京目前还不能实行网上登记。国家卫计委有没有设定统一的时间限制?

毛群安:没有,但我们希望二孩登记尽可能便民便捷。

我们目前推动的是建立一个为孕产提供服务的系统,把孕期保健、出生登记、新生儿计划免疫等信息整合管理。掌握这些信息,才能便于我们的相关机构统筹管理以及提供服务。

我们鼓励北京尽可能推出网上登记二孩的系统。如果在全市推行有难度,可以在一些区先行先试。

新京报:很多人认为,对于“抢生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合法但是不合理。你怎么看?

毛群安:我们已经关注到关于此事的一些讨论,但是,国家实施社会抚养费征收政策的目的是为了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实现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各地要坚持依法行政。

新京报:各地修订计生条例的进度不一,一些地方还未修订完成。目前对于晚婚晚育假的规定也不同,过渡期会不会产生管理混乱?

毛群安:不会的。因为每个省的计生条例都有严格的时间界限,在没有修订完成之前,就按照此前的计生条例执行。从法律规定上来看,不会出现过渡期的混乱。

新京报:全国各地应对二孩政策的准备如何?

毛群安:各地情况不一,面临的出生数量也不同,国家卫计委要求各地做好资源和能力的储备工作。而且在单独二孩政策实施的时候,我们就在公共服务等方面做了规划,要求各地加大投入力度。

医疗纠纷应依法依规处理

新京报:在这次北京两会上,近期北医三院的医患关系事件也被一些代表委员关注。你怎么看这个事情?

毛群安:关于医疗纠纷的处置问题,我国有三个调解渠道:医院和患者调解、专门的调解机构介入、法院调解,这些渠道都是畅通的。此外我们要求医疗机构要参加医疗责任险,我们希望通过“三调解、一保险”的机制尽量使得医疗纠纷的处理依法依规。对于医闹,国家有明确的界定,法律也有明确的要求。

我认为发生在北医三院的事情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疗纠纷,医患双方应该按照调解的方式,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谁说领导的批示咱都得照办?

当年,北魏的老爷子苏绰为规范公文而发明的“墨入朱出”,意在确立衙门办差的标准,把嘴上说的落到纸上,并以红黑相别,以求实效。机关职能,承上启下,时时行走“中枢”,怎么阅读领导批示,既见你文化修养,更见你办事能力。


从猩猩狒狒看中国性别比失衡

计划生育政策是中国大量基于性别的选择性流产的最主要原因之一,随着此项政策的取消,性别失衡可能在历史场合中只是沧海一粟。是否——并且何种程度——损害已经形成并无法逆转,也许是只有狒狒才知道的问题。


支持拼车仅有表态是不够的

交通部的表态,让那些春运期间一票难求的人们看到了可以拼车回家的希望。然而且慢叫好,就在交通部表明这个态度的同一天,媒体报道天津市一位市民开私家车到车站接同事而被运管部门认定“非法营运”。


校警杀黑人,大学赔535万美元

美国少数族裔中,黑人在争取民权方面最为积极、最有组织。因为这个族群大部分都是当年被作为奴隶贩卖到美国,所以感觉自己是历史受害者,美国欠他们很多,很有悲情意识。但不管怎么说,对于美国少数族裔来说,黑人这种不屈不挠的维权精神实在值得观察和研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ny Queries? Ask us a question at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