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母谈聂树斌案异地复查:我要到坟前告诉儿子

“明天我要到儿子坟前告诉他这个消息。”昨晚8时许,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电话里难掩激动之情,喜极而泣。昨日19点30分,最高人民法院网站发布消息,决定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晨报记者第一时间连线聂树斌母亲及其代理律师刘博今。刘博今表示,下一步将赶赴山东高院,申请查阅卷宗。

聂母:

案子终于能看到希望了

昨晚,张焕枝在电话里的声音十分高亢,难掩激动之情。“我儿子的案子终于往前迈了一步,终于能看到希望了!下一步我要跟律师配合好,随时准备赶赴山东。”这句话张焕枝重复了好多遍。“我儿子那个时候才19岁,他都没有处过对象,都不懂男女关系,怎么会强奸杀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提起当年,张焕枝又无比愤怒。“那个时候我们去找法院、检察院以及公安部门,但没有人理我们。”

“不管经历多大的困难,我一定坚持到底,我相信儿子的冤情一定能昭雪,不然我死也不会瞑目。”张焕枝说。

律师:

将赴山东申请查阅卷宗

得到这个消息,聂树斌案代理律师刘博今也十分振奋。“从高院网站上看到消息后,我就第一时间通知了张焕枝,让她做好一切准备。”刘博今说,最高法这样做让我们看到了司法公正的力量,该案复查并没有由河北高院进行,而是指定了山东高院。要让河北法院自己来纠错是十分困难的,因为肯定会涉及到很多当事人,而指令山东高院复查则完全可以回避很多问题。据他推测,6个月之内应该会进行裁定该案是否再审。但既然启动了复查,他们对这个案子十分有信心。

1995年,不到20岁的河北省鹿泉市下聂庄村人聂树斌因“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判处死刑,并于当年被枪决。2005年,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王书金承认自己为聂树斌案的真凶,“真凶再现”曾引发舆论风暴。

而自从王书金落网后开始,包括中国律师界泰斗张思之在内的四名律师先后担任聂树斌家属申诉代理人。刘博今于2010年接手该案,与之前的三任律师加起来,向河北高院审监庭提出依法查阅聂树斌案一二审死刑判决的卷宗,已经有54次之多,每次河北高院都是以“领导还没有最终意见”为由婉拒。

刘博今认为,根据我国宪法、刑诉法规定,审判机关应当向聂树斌家属或者代理人提供已经生效的法律文书查阅服务。“接下来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去山东高院申请查阅卷宗,看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判决的,然后根据判决书中的疑点一一进行突破。”刘博今说。

(原标题:“我要到坟前告诉儿子冤情定昭雪”)


警惕寒门巨贪中的腐败出身论

刘铁男剖析的“思想根源”,也许会引起一些贪官的共鸣,但在笔者看来,所谓“苦日子过怕了”不过是他“好面子”的另一种表现,这让许多从真正“苦日子”里走出来却爱惜自身羽毛、干干净净做事的人情何以堪?


靠谁来拯救“沦陷的故乡”

“故乡”其实不存在“沦陷”(给谁占领或毁灭了)的问题;真问题是我国传统的农业、农村、农民正在经历现代化和城市化的转型。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


CIA酷刑报告公布的一波三折

如今连奥巴马的第二任期都已过半,关塔那摩监狱依然在运作,而针对CIA的酷刑报告,其调查阶段从开始至今也已过了5年之久。12月4日,美国政府终于证实,将在“一周内”由参院情报委员会公布这份千呼万唤不出来报告的摘要。


不用考证,大学就混日子?

考证,已是我国大学生近年来学习生活的真实写照。现在取消一批资格、证书考试,当然把学生中考证中解放出来,可问题也随之而来:不再考那么多证,学生多出来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哪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Any Queries? Ask us a question at +0000000000